字幕网app入口

但当时根本没介意,所以现在他有点茫然,不敢确定是不是。然后这个人就感叹自己,就是个底层老百姓的穷苦命,哪有能得到五万块钱这个大馅饼的好运啊。

要不怎么说,这时候的人,有时候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抓不住机会呢。用俗话说,就是一点都不闯。胆子太小,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啊!!这要不是姜斌正好在旁边,可能真就这么样错过了。

但是专业人士听见了,自然就上了心,当即亮明了身份,而且直接从兜里拿出所有的钱拍在对方的手里,足足有百块。给那个之前的人砸懵了。然后说:“只要你说的好,说的对。不管最终能不能抓住通缉犯,都会另有重赏。”

最终这个人提供了一条信息,说是在华南四道街的福饭店里,好像是见过这个人,但是他就是给福饭店送菜的,根本没多看。

姜斌就问他对方有几个人,能想起来什么,身高,穿着之类的什么都行。对方仔细回想了一下,说是对方带了个黑色的礼帽,穿着件黑衣服,什么款式也忘了。和一个穿着大衣的人一起吃饭。但这个人是背对着自己的,所以就更没看清楚了。

他说的很是含糊,不过有了这些也就够了,姜斌立刻到了华南四道街,找到了福旅店,亮明了身份后,将相片给馆子里面的工作人员挨个看了一遍。

结果其中一个跑堂的有点犹豫,依旧不敢肯定的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但福饭店在这片街面上属于比较红火的饭馆子,一天来来往往的客人挺多。哪能看的那么清楚啊。不过姜斌秉承了范克勤的一贯风格,那就是严谨。并且绝不相信巧合,如果说,那个老百姓,还有这个跑堂的伙计,单一个人不敢肯定的话,那看见的那个人还真有很大概率不是高进。但是两个人先后见到了,虽然依旧不敢肯定,可是却都感觉熟悉!那么这个人,就真的有极高的概率是高进了。

随即姜斌综合了那个老百姓和跑堂伙计的叙述,总结了几条有效的信息。第一,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半左右,疑似高进的目标,在福饭店出现过;第二,这个人很可能在和别人接头。因为不管是那个老百姓,还是跑堂的伙计,都说对方是两个人一起吃饭;第三,疑似高进的目标,之后就不见了。那说不得就是隐藏在了那个副饭店不远处的某地。

姜斌将这个情况详细的给范克勤作了汇报之后,后者略一沉吟后,说道:“干得好,还有一条你不知道的信息,早上童飞去抓高进的时候,时间大约就是九点五十分左右。可是却扑了个空。地点就是他原先的驻地,西区夫子庙附近。你能想到什么?”

姜斌皱眉道:“时间可对的上啊,科长。夫子庙距离南区的华南四道街,走路的话,路程差不多真有的二十多分钟。”

范克勤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所以这个人有非常大的概率,就是高进本人。我们再想想,由于下线的特工被抓,时间超过了二十四小时,对方反映了过来,那么高进开始做出出转移的动作,既然童飞扑空,那就说明,他已经做完了转移的动作,并且出现在了那个福饭店,在干什么?接头!”

范克勤说到这里,点燃了跟烟,接着又道:“既然接头,那就说明,他还没有完肯定,自己下线的人,已经出事了。那个转移也只是防护性的动作。只能说明他这个人很小心。但我想现在他肯定知道了,城都在通缉他。”

可爱女生皮肤白里透红

姜斌道:“科长,您的意思是,这小子之前不知道,他跟人接头,是在确认情况?”

范克勤道:“有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他的后手,他不是转移了吗?所以随即启动一个后背的安地方。那个人也有可能是,他的防卫人员。毕竟高进是间谍小组的副组长啊。”

姜斌点了点头,道:“那科长,他出现在副饭店,能不能认定,他现在位置,就是在那周围呢?”

范克勤道:“可以。而且一定就在周围。因为按照时间顺序,我们接下来的动作很大。他不可能不知道城都在寻找他。所以他会再次冒险出门,另外寻找安屋吗?还有,他必须要考虑到底是撤离,还是继续潜伏。另外,他如果走了,整个小组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别忘了他上面应该还有一个正组长,他就算要撤,最后到底要不要听组长的建议。跟不跟总部取得一次联系,等待命令。这都是他要考虑清楚的,所以在短期内他不会动。他一定就在副饭店的附近。”

说完这些,范克勤立刻说道:“你现在立刻让兄弟们,以福饭店为中心点,成辐射状态,将周围的五条街区统统封锁。另外,在叫宪兵队配合,往外再扩五条街区,将所有要道设卡。我会让安局的兄弟,跟你联合对这些地方严加搜查。一定要找到高进为止。”

待姜斌出去后,范克勤把童飞,纪冉,熊巴山叫来了,将这个情况捡关键的大致说了一遍,立刻吩咐他们也直接出动,将刚刚圈定范围的地方,严加搜查一遍。

然后范克勤还是嫌弃太慢,只能用人海战术弥补,是以又让外勤总队所有人体出动,也进行同样的工作。

那说,这样大规模的排查,不是效果都不怎么好吗?错误,那指的是城范围内的。而且对方早有准备的情况下。比如谁都没看见你,并且你在事先就跑了,然后往那个地方一藏,甚至准备了地下室什么的。自然搜捕你的人,就会变成大海捞针的模式。但现在的情况完不一样,首先范围已经圈定。就是福饭店的附近。范克勤一口气又投入了这么多人,再加上还有时间线索和高进的画像,那性质可就完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