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片app

灰袍老者眼神凌厉,盯着眼前的慕秋英,怒喝道:“孽徒,你是不是已经将青霜魔功修炼到了第六层?”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慕秋英一声冷笑,美眸中杀意滔天,怒喝道:“还有,我不是你的徒弟!从来就不是!”

“你这个孽徒啊!”

灰袍老者怒火中烧,脸色变得更冷了。

慕秋英握紧了古剑,身上渐渐露出了杀意,冷声道:“当年若不是你,我也不会被困在这里这么久,我要离开这里,谁都拦不住!”

张逸听到慕秋英的话,觉得一头雾水。

慕秋英是被困在这里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真是大言不惭啊!”

灰袍老者放肆大笑起来,冷声道:“你别太狂妄了,别以为你修炼了青霜魔功,为师就会怕了你?”

“狂妄是需要资本的,很不好意思,我就有那个资本!”慕秋英冷笑出声。

暖光少女飘摇小花中展露动人笑颜

“休得狂妄!为师这就给你个教训,让你明白狂妄的后果!”

灰袍老者怒喝一声,闪身冲上前去。

嗡嗡……

骤然间,古剑不停颤抖,荡漾起一股剑劲。

随着灰袍老者的一声轻喝,剑劲脱剑而出,白色的剑劲震动虚空,化作一道剑芒轰杀了过来。

见到袭来的剑芒,慕秋英运转全身真气,手中古剑一甩。

咻咻!

几乎同时,慕秋英同样施展了剑芒。

轰隆隆……

两道剑芒再次交织在了一起,声响震耳欲聋。

顷刻间,两道剑芒便粉碎开来。

咻!

下一瞬,慕秋英一脚蹬在地上,一剑往灰袍老者的胸膛上刺去。

灰袍老者见状,吓得一抖,连忙挥剑相迎。

铛铛……

顷刻间,他们再次交手在了一起。

慕秋英施展出来的剑法很奇妙,更带着一种狠辣阴毒。

这就是青霜魔功孕育而出来的剑法,名曰《青霜剑法》。

纵然青霜剑法再精妙,不过很可惜,慕秋英在内功基础上不如灰袍老者。

短短几十招内,慕秋英就已经渐渐落入了下风中。

见到这一幕,张逸再也按耐不住了。

紧接着,张逸一脚蹬在地上,手持盘龙冲杀了上去。

面对着张逸两人的联合进攻,灰袍老者只能凭借这强大修为苦苦坚持着。

他的剑气汹涌澎湃,无坚不摧的剑气汹涌间,完全可以迎接着张逸两人的攻势。

下一秒,张逸手持盘龙向前一斩。

唰!

盘龙绽放出无坚不摧的刀气,狠狠砍在灰袍老者的古剑之上。

噗!

灰袍老者的古剑应声而断,口吐鲜血而退。

“混账,你是何人?”

灰袍老者抹掉嘴角的鲜血,怒喝出声。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张逸狂妄的说道。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灰袍老者心中一沉。

“关你屁事?”

张逸不再废话,握着盘龙再次扑杀了上去。

可是就在张逸动手的瞬间,一道身影从他身边交错而过。

“小姨?”

张逸顿时止住了脚步,发现是韩诗涵出手了。

砰砰砰……

顷刻间,韩诗涵与灰袍老者交手起来。

面对着韩诗涵那狂暴的攻势,灰袍老者心中掀起惊天骇浪。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居然有着如何深厚的内功?

“砰!”

两道无匹的掌力交织在了一起。

灰袍老者惨叫一声,血花飞溅……

“极寒真气?”

灰袍老者来不及抹掉嘴角的鲜血,震惊的抬起头来。

韩诗涵冷冷扫了灰袍老者一眼,根本懒得跟他废话,再次闪身扑杀了上来。

面对着韩诗涵这位强大的高手,灰袍老者只能凭借着本能相迎。

噗!

短短瞬间,灰袍老者再次吐血而退,满脸惊骇。

“阁下是何人?”灰袍老者眼神开始戒备起来。

韩诗涵瞥了他一眼,说道:“前辈就是魔宫的二长老,莫老吧?”

“你认识老夫?”

灰袍老者吃惊不已,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你既然认识老夫,你恐怕也不是无名之辈,请说出你的大名吧!”

“你还没那个资格!”

韩诗涵冷笑一声,身形再次一动。

这一次,她的动作更快,也更加神秘莫测。

灰袍老者刚想举掌迎击,奈何韩诗涵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咻咻!

韩诗涵身形快速在灰袍老者周身旋转了一圈,然后身子再次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上。

“你你你……”

突然间,灰袍老者双目圆睁,发现浑身居然不能动弹了!

他竟然被点了穴道!

“他已经被我点了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韩诗涵转过身来,对着慕秋英说了一句,尔后便是回到了帐篷内。

张逸跟慕秋英简直看得目瞪口呆!

小姨太强了吧?

顷刻间便是控制住了这个老家伙?

最震惊的莫过于慕秋英,她非常清楚师父的修为。

然而师父这般强大的修为,在这个女人面前,依然不值得一提。

这个女人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

短暂的呆滞后,张逸回过神来,眼神向四周一扫。

他很快就发现,莫卓潘他们的战斗渐渐进入尾声了。

莫卓潘双掌上汹涌澎湃,狠狠向面前那人拍了上去。

那人来不及还手,便被震碎心脉而死!

几乎同时,蛮牛他们那些兄弟都各自解决了对手。

灰袍老者见到这一幕,彻底吓得脸色惨白起来。

完蛋了!

全都完蛋了!

就在灰袍老者震惊的瞬间,慕秋英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秋英,你想干什么?我是你的师父!”灰袍老者吓得厉声喝道。

“我说过了,你不是我的师父!”慕秋英身上渐渐绽放出杀气来。

“你!”

灰袍老者气得菊花一紧,彻底说不出话来。

慕秋英冷冷盯着他,说道:“当年你杀害我父母,将我带来这里,从那一刻起,我就暗自发誓,我一定会努力修炼,凭借我的力量逃离你们的掌控!”

张逸听到他们的谈话,觉得嘘唏不已。

这么看来的话,慕秋英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啊?

只不过她的故事,却是悲凉凄惨的……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去死吧……”慕秋英冷眸充斥着滔天杀意。

灰袍老者见到她身上的杀意,吓得彻底尖叫起来:“为师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不能杀为师啊!”

慕秋英闻言,心中一沉。

随后她忽然伸手摘掉了面具,嘶吼道:“这就是你对我的养育之恩?”

嘶!

见到慕秋英的面孔,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