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在线观看免费下载

() 您已死亡

当冰冷的系统提示响彻在黄飞凡耳边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眼前只剩下一片漆黑,除了视野中那个确认返回上层界面重新建立角色的选项之外,都是空荡荡的,这种画面或许会让某些倒霉催的产生些许亲切感,但是对于从开服到现在还从未死过一次的黄飞凡来说,除了陌生,就是陌生。

他可怜、他无助、他想骂人……

我特么究竟是怎么死的?

回过神来的黄飞凡并没有选择立刻回到登录界面重建任务,而是在这片仿佛没有止境的黑暗中仔细地回味着。

他至少想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凉的!

黄飞凡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自己在发现对方有法师前来策应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使用了只在闲暇时间练过几次的风·火·雷一分为三,忘我地在本体与分身之间来回切换,竟是甩掉了那个难缠的狗人,在只被拖住了一个分身的情况下成功欺近了那个岁数至少能当自己爷爷的法师。

然后……

他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个法师仓促地挥了下法杖,在原地唤出了一道抗拒火环,对,就是抗拒火环!

但是没有关系,尽管自己当时的血量并不高,却也不至于被一个普普通通的中阶魔法给予重创,所以只是随手砸出了个冲拳就将那轮火光轰出了一个缺口,欺近对方准备用一招寸劲将其结果。

小脸大眼睛嘟嘟嘴呆萌妹子公园写真

再然后……

那个老法师似是叹了口气,垂下了那根浓烟滚滚的法杖,抬起另一条胳膊飞快地与自己对了一拳。

神特么与自己对了一拳!!

那是个中阶法师没错吧?是个年迈的人类法师没错吧?是个理论上手无缚鸡之力的法师没错吧?

跟自己对了一拳算是怎么个事儿啊!

对拳也就算了,但对完一拳后那个老头非但没死,反而是自己这个高阶武僧被一股毫无道理的大力掀飞又是怎么回事儿啊?

就算自己的体能值有点儿偏低,就算寸劲这个技能确实没有很强的判定,但一个中阶法师轮拳头击飞了一个武僧这档子事还是特喵的有点儿过于玄幻了吧?就算是在这个世界观比较奇幻的游戏里也有点儿过于玄幻了吧?

在那之后……

最后的印象就是一阵钻心剧痛以及‘扑哧’一声,自己的生命值就归零了。

在世界黑掉之前的那一瞬,黄飞凡隐约看见一个很像大型阶梯钻似的玩意儿从自己胸口钻了出来,上面满是殷红的血迹以及……以及什么他也没看清楚,因为当时系统提示音已经响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难受、委屈、不爽、想哭……

一想到自己这半年的游戏生涯算是搭进去了,黄飞凡几乎整个人都要被负面情绪吞没了,但他依然凭借自己仅存的理智选择了返回上级界面,准备重新建个角色把自己那几个兄弟的好友加回来,且不说以后是继续玩下去还是怎么样,至少要把自己刚才得到的消息告诉兄弟们,让他们小心点儿别吃亏。

一个会使用奇门武器,极其难缠的狗女人,还有一个虽然只有中阶实力,却能够一拳把自己这个高阶武僧轰飞的老法师!

黄飞凡悲愤地离开了当前这个空无一物的界面,重建角色去了……

就算自己栽了,也要提醒另外几个人注意不要阴沟里翻船!

由此可见,虽然这几个人在无罪之界中的品行不怎么样,彼此之前却不是那种网络上极为普遍的表面兄弟,如果不是真心惦记着其他几人,半年努力瞬间化为乌有的黄飞凡又怎么会强打起精神去建角色提醒他人。

可惜的是,黄飞凡并不知道,自己那几个尚在人世的兄弟所要面临的奇葩远远不止于此。

……

“快解除你的变身!”

看都没看正在牙牙那柄阿泰尔之刃·巨人毁灭者上迎风招展的尸体,贾德卡一个箭步冲到少女旁边,瞪着眼睛大声催促道:“快点!”

少女撇了撇嘴,随手将黄飞鸿那双目圆瞪的身体甩到地上,冲贾德卡皱眉道:“你好烦啊,老东西。”

“是是是,我烦,我老东西,所以小祖宗你现在赶紧把汪之爪或者狂化解除掉一个!”

贾德卡有些焦躁地从牙牙手里夺过那把分量不亚于一只小型亚龙的巨人毁灭者,心急火燎地说道:“快点儿!虽然之前实验的时候反噬已经没那么强了,但刚才那可是实战!”

牙牙翻了个白眼,抖着耳朵哼道:“知道了知道了,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

然后少女便深吸了口气,身上那强烈的存在感以及压迫感瞬间敛去,不知何时悄然变成竖瞳的赤红色眼眸也恢复了正常,一脸嫌弃地看着面前总算松了口气的老法师:“行了吧?”

“行了,这样就行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贾德卡呵呵一笑,揉了揉牙牙的头发,眼中满是宠溺与疼爱。

啪!

少女却是没好气地拍开了老头的手,呲牙道:“老贾你是真把我当你闺女了是吧?想要的话自己去泡个大婶生一个,别在我这儿肉麻。”

“嗨,你这话说的,我怎么能把你当闺女呢。”

贾德卡无辜地摊了摊手,眨眼道:“我是把你当孙女了。”

“哦。”

牙牙点了点头,然后面无表情地拉住了贾德卡的手腕,然后……

轰!

托臂摔!

哐!

雪崩式过肩摔!

呯!

碎颈臂!

咔!

扼喉固定!

嘭!

腹部扭转式背摔!

“老东西……”

打完刚才那套颇为炫酷的格斗技之后,牙牙风轻云淡地拍了拍手,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贾德卡:“死了没啊?”

“没事没事。”

贾德卡随便发了下力便从地上弹了起来,笑呵呵地摇头道:“别看我这样,身子骨其实还挺硬朗的。”

牙牙干笑了一声,没说话。

虽然不知道贾德卡那句‘别看我这样’是几个意思,但他对‘硬朗’这俩字儿的定义绝对跟一般人不一样。

刚才贾德卡能一拳击退黄飞凡并非偶然,而是他这段时间一直坚持锻炼身体的结果,至于锻炼身体的原因嘛,这还要追溯到一个多月以前,这位老先生正潜心修习中阶魔法的某个下午。

那天下午,电闪雷鸣、乌云盖顶、暴雨倾盆……

正在安卡集市法师公会练习场钻研烈焰花环的贾德卡老先生在一次施法结束后忽然眉头一皱,发现自己的肩膀有些酸。

恰巧就在这时,两个岁数加起来跟他差不多大的高阶法师从不远处路过,聊天聊的很大声……

“这两天腿疼的受不了,我想我应该去趟炼金师协会那点膏药外敷一下。”

“巧了,我正好打算去那边买两瓶活血剂,最近总是胸闷头晕。”

“那就一起吧,唉,真羡慕那些战士骑士的好身板,我们佣兵团的副团长今年都六十多岁了,都是人类,人家跑的比我骑马都快。”

“嗨,你跟人家比什么,咱们当法师的有几个好身板?天天研究这个实验那个的,魔力对身体的负荷还那么强,能做到跑两步不喘就不错了。”

“但是咱们也真得注意点儿了,别忘了越上位的魔法对身体负荷越强,不好好保养身体的话以后可能连正常施法都有问题。”

“说的是说的是,对了,据说萨索斯大师对养生之道有点儿研究,要不等咱俩从药剂师公会回来后直接去拜访一下?”

“妥!”

两人就这样一边聊着天一边慢吞吞地走上了旋梯,时速还不如王霸胆。

而无意间听到两人谈话的贾德卡则是虎躯一震,猛然醒悟到自己之前似乎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就是对于一个法师而言,是很容易出现身体素质跟不上实力这种情况的!

众所周知,与战士、骑士等以**力量著称的近战职业相比,施法者们的身体素质往往都要娇弱很多,除了惯用元素之力直接强化身体的‘增强萨满’这种异类之外,无论像法师、术士、召唤师、神职者等施法职业在体质方面都存在着硬伤,频繁的研究与试验、长时间的冥想、反复调动体内的魔力,这些因素都会对施法者们的身体产生很大负荷,哪怕是正值壮年的兽人男性,只要他的职业是法师,时间长了都有可能难以在肉搏战中击败一个普通的地精流氓。

出于上述原因,随着年龄与实力的增长,施法者们的身体素质往往会逐渐衰退,从现实世界的角度来理解,他们就像一群学究与死宅的结合体,尽管在体质方面肯定要比前者要强一些,但在无罪之界这个颇为奇幻的高魔世界,其体能却依然有着形同于现实中那些废宅的地位,简单来说就是比别人虚。

当然了,他们同样也掌握着令绝大多数近战职业者难以企及的杀伤力,同样是传说级强者,一个剑圣想要灭掉一座城的话至少得上好几个小时,但如果换做一个法师,只要能让他肆意施法,最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儿。

然而令广大施法者们所困扰的是,尽管他们拥有着那既优雅有强大的玄奥技艺,但那些厉害的法术却依然需要身体来支持,不需要强壮,但至少要健康,否则施展一个史诗阶法术需要承担的负荷就足以摧垮一个正常走路都费劲的病鬼了。

那两个法师的话让贾德卡豁然开朗,然后就是好一阵后怕!

他苦笑了一声,心道自己身为低阶法师的时候只能用火球、烈焰飞舞、火墙术等低阶魔法,所以对身体的负荷可谓无限趋近于零,自然察觉不到什么端倪,但借助季晓鸽的辣椒面与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之后,自己同样也会遇到正常施法者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比如施法负荷、体质衰弱等问题。

如果不是那两位前辈无意间的提醒,自己很可能一直都察觉不到问题,进而酿成大错!

试想一下,自己明明刚晋阶为中阶法师没几个月,一共也没用过几次中阶魔法就已经感到肩膀有些酸痛了,这要是时间长了那还得了?!

绝对不能这样下去了!

以成为一个牛辶法师为毕生志向的贾德卡自然不能容忍这种事,当即便决定要对这个问题给予高度重视。

但具体要怎么做呢?

大部分施法者在提高自己身体素质这个问题上主要分成两个派系。

第一种,就是自己寻找或者高价收集一些能够改善体质的天材地宝、炼金药剂,通过外力来提高自己的体力、血气、精力,优点是立竿见影,吃了就补,比如搞一根千金难求的火山暖阳草,下肚后当场就能长点儿肌肉,缺点嘛,非要说的话就是贵,毕竟他们找的都是那种能让废宅变壮宅的好东西,价格自然是便宜不到哪儿去的。

第二种则适合那些比较穷的施法者,几乎可以说是零成本,只不过见效很慢而且需要持之以恒,简单来说就是每天早睡早起、记得按时吃饭、均衡补充营养、抽空晒个太阳、早上吃个饱、晚上夜个跑、睡前一杯牛奶、平时多喝热水,这种方式同样也能起到增强体质的作用。

然而贾德卡的选择,跟这帮人都不一样。

在他的概念里,‘增强体质’这四个字的概念跟其他施法者有着巨大差距。

于是乎,在发现身体健康对于一个法师的重要性后,他第一时间离开了法师公会,先回到汪汪小队在安卡集市下榻的旅店做了六十组伏地挺身、六十组仰卧起坐、六十组深蹲热了个身,然后又跑到东区淘了一对单柄重量两百斤左右的双手狂战锤,扛着俩大锤绕着安卡集市跑了一圈,跑完之后顺路又颠儿到米利尔大道旁边的银流河游了十五公里(扛着锤子),最后拎着一条三斤重的银流河小龙鱼(且扛着锤子)一路小跑回了安卡集市。

当贾德卡跑回众人暂住的旅店时,距离他离开魔法师公会……仅仅只过了三小时。

“法师之道还真是辛苦啊。”

那天晚上,讲完了‘法师最重要的是体魄’这这道理的贾德卡一边在房间中央做着第十九组单指倒立,一边对目瞪口呆的墨檀和目瞪狗呆的牙牙邀请道:“一起练练不?”

身为骑士的墨檀僵硬地摇了摇头,脚步蹒跚着退了半步。

而与墨檀同为近战职业者的牙牙更是打了个哆嗦,嗷的一声就跑了。

“好歹陪我一起热个身嘛,对你们也有好处的。”

**着上身,肌肉虬结的老法师耸了耸肩,一个空翻华丽地结束了最后一组单指倒立,摇头晃脑地扛着那对总计四百斤的战锤晃悠出去了。

说是想要在冥想前再跑个二十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