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视频app免费版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最新章节!

车子开了很久很久,久的穆婉在车上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车子还在开。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了。

她出去,找吕伯伟。

吕伯伟正跟着项上聿的手下在打牌,斗地主,来钱的。

他看到穆婉,立马起身。

“赢了钱不要跑啊。”项上聿的手下喊道。

“一会就来。”吕伯伟对着项上聿的手下说道,来到了穆婉的面前,“夫人。”

“我们现在是去哪里知道吗?我看好像不是回去。”穆婉说道。

“我问了,项上聿说这两天会腥风血雨,让回避下,不管是谁的电话除了他的,都不要接。”吕伯伟说道。

“他的巢穴倒是多的。”穆婉数落了一句。

“夫人饿了吗?他们准备了快餐,为了安起见,只能暂时辛苦一点。”吕伯伟说道。

清新脱俗等地出嫁的不安的少女的心

“我暂时不饿,不想吃,先和他们玩吧。”穆婉说道,回去了房间。

她给项上聿打电话过去,

只是两声,项上聿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很快,他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开会,等一小时。”

穆婉无语,把手机丢在了一边,躺在床上。

她估计项上聿最近会把她的录音发出去,到时候再加上各种营销号的攻击,华锦荣会有很大的麻烦。

倒不至于下台,但是,决定会是重创。

她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但发给项上聿录像的那刻,是真的被华锦荣气到了,有些冲动。

可做都做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如果有,她想回到初中的时候,重新开始人生轨迹。

手机响起来

穆婉看是项上聿的。

他不是说一小时后的吗?

她想了下,坐起来,接听。

“怎么了?宝贝。”项上聿问道。

穆婉打了一个寒颤,认真地说道:“请把宝贝两个字去掉,谢谢。”

项上聿挑眉,但还是依了穆婉,口气没那么轻挑了,再次沉下语气,问道:“怎么了?”

“把我送哪里?”穆婉问道。

“我在鼓沙滩的一处房子,那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比香雪悦海差,而且,只要我想,方圆十公里内可以荒无人烟,可以随便玩耍,上天都行。”说着,说着,他的口气又习惯性的狂妄起来。

“我倒是想上天,怎么上?”穆婉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边有滑翔伞,要玩我找人安排下。”项上聿说道。

穆婉忍不住翻了白眼,还真是能上天啊,“不用,我什么时候回来,那个赌约约定好了,还是要去做的。”

“一个月时间呢,急什么,我让巴尼那边慢点签约。”

“为什么?”穆婉脱口问道。

“按照我的判断,兰宁夫人那边为了平息风波,也顾不上赌约了,会让傅鑫优提前签了合约,先斩后奏,这是她怪用的招式,但是要降低百分之十,SHL那边也不蠢,必定要其他条件,一定损伤他们之间的关系。”项上聿解释道。

穆婉明白了,这是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的关系,巴尼如果谈下了YLK,那么,兰宁夫人就能轻而易举的在不伤害感情的情况下和平的谈下SHL的油价。

他们等于为兰宁夫人做了嫁衣,兰宁夫人这个行为,还能平息众怒。

“如果兰宁夫人签了下降百分之十,那么,我们在YLK最好是签下降百分之十二这样。”

“想啊,SHL都降低百分之十了,YLK那边必须得下降百分之十了,但是为了有优势,又加上我们的联盟,他们下降百分之十二反而不难,现在就是静观其变,好好休息,下面都交给我。”项上聿很有自信地说道。

“出风头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想分一杯羹。”穆婉直接说道。

“我出的风头够多,会让宣布,都是以的名义去签的,行了吧。”项上聿宠溺道。

穆婉没想到他一下子同意了,而且,还是把功劳部让给她。

她还真是不习惯,不像他的作风,“是想躲在我后面?”

“之前不是说想要成为我的战士吗,做一个有用的皇后,另外,纠正的措辞,我不是躲在的后面,而是给一个机会冲锋陷阵,要是不喜欢,那算了。”项上聿懒洋洋地说道。

“我要冲锋陷阵。”穆婉确定道,眼神也坚定。

“知道了,战士,先这样,我是开会中出来给打电话的,现在一堆人等着我开会,一会他们要问起来,也就冲锋陷阵了吧。”项上聿说着。

“什么?别……”

她话还没有说完,项上聿直接挂上了电话。

她想打电话给他,把她后面的话说完,又一想,现在他正在开会,她也不想成为那个不懂事的人。

她又躺留下来,握着手机。

其实,她还有一个筹码,能够加速华锦荣的落马。

但,华锦荣落马,项上聿上位,之后呢?

她不知道那样的结果是不是她想要的,是不是正确,是不是又存在着太多隐患,她得想想,再想想。

一小时后,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是项上聿的,接听。

还没有说话呢,就听项上聿责怪道:“他们说中饭都没有吃,这是花样作死!”

穆婉忍不住又翻一个白眼。“我早饭吃的多,加上坐车,摇摇晃晃的,也没有胃口,是不是我没有胃口也要管,管得着吗?又不是我的胃口。”

“没有胃口也吃点,我让他们送一杯牛奶过来,暖暖胃,不然对胃不好,不要年纪轻轻的一身病,本来也半身病了。”项上聿说着,语气柔了起来。

她本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人。

别人对她好,她涌泉相报。

别人对她不好,也别想她好脸色。

他的语气里透露着关心,她的火也部灭了,口气也好了很多,说道:“谢谢。”

“谢什么,是我儿子未来的母亲,我未来的妻子,要是身体不好,我还得照顾,要是死的早,我不是要守寡,孩子也不能没有母亲,没有母亲的孩子会很可怜,我还想我儿子像我一样横行无忌呢。”项上聿又得意洋洋飘飘然地说道。

穆婉:“……对不起啊,我觉得,我以后会生的是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