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官网入口免费

尸体眼睛部睁开,尸体视角部凝视,和挂于正中的上吊女螝一起集体凝视着下方。

此时此刻,这群吊死螝们就这样无一例外凝视着地面,凝视着下方正凄厉哀嚎的粉裙女螝,至于粉裙女螝……

依旧认定了攻击目标就在身下,仍依旧如最初那样持着小刀猛刺空气,对上方一切茫然不知。

“啊,啊……”

颤栗转瞬袭来,恐惧瞬间而知,目睹着房中画面,陈逍遥不受控制般狂抖起来,他被硬生生吓掉半条命,更是这辈子首次被吓成这样,寒意太过于强烈,强烈到连他这种见惯螝物的茅山道士都情不自禁感到恐惧,于此同时早前那一直暗藏心中不太确定问题亦在此刻最终获得证实:

地缚灵!

那上吊女螝百分之一千万是地缚灵,看起来还是一只几乎不受诅咒规则限制的地缚灵,女螝实力逆天,能够完整发挥,否则绝不可能会把拥有厉螝巅峰级实力的粉裙女螝给戏耍成这样!!!

既然现已确定,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

跑!

电光石火间,随着冷厉寒意划过身体,待想通种种答案后,下一瞬间,强忍巨大恐惧,再也不敢继续观察的陈逍遥拔腿就跑,如一只被吓破胆的老连般滚带爬仓皇逃离,直直朝客厅方向死命逃去。

………

四月充满困意的居家美女图片

灵异任务第二天,清晨,8点03分。

秋叶市,环阳小区外某街道。

由于时间正处于上班上学高峰期,这条紧靠环阳小区的街道里可谓人流不息,喧闹非凡,喧哗热闹映入眼帘,视野略过行人继续转移,转移至路边某早点摊前。

“老板,在给我来一笼包子!”

露天餐桌旁,一名身穿黑色背心的光头大汉刚好把最后一个肉包送入口中,嚼了几口咽下肚后,许是感觉仍未吃饱,光头男忙侧过头朝前方正忙碌收钱的老板要求在来一笼,果然,听到吆喝,寻声望去,待看清是那光头大汉后,老板一惊,顾不得招呼其他食客,忙跑到灶台端了笼包子继而满脸笑意送了过去,态度可谓恭敬,就好像唯恐怠慢了那大汉一样。

为何老板如此殷勤?原因很简单,并非是他认识光头大汉更非其他原因,而是他根本不敢得罪此人!开玩笑,眼前这一脸横肉满脸凶狠的家伙任谁看去都不会认为这货是好人,加之并不熟悉,万一送饭不及不小心得罪对方该怎么办?又天知道那光头大汉会不会当场发飙?如今社会可是乱的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态度恭敬些总归没有坏处。

当然了,老板心理活动如何没人知道,正坐于桌签继续吞咽的光头大汉同样不知道,不过,注视着对面大汉的粗豪吃相,身着女士运动装,正慢慢喝着豆汁的钱学玲却最终忍不住了,放下瓷碗轻声提醒道:“彭哥,你这已经是第三笼了,我个人建议早点吃八分饱即可。”

不错,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坐于钱学玲对面的光头大汉非是旁人,正是彭虎。

“嗝!”

听对方这么一说,吞食入腹,打了个饱隔,彭虎用无所谓语气回答道:“切,这有啥?像咱们这种终日处于危险中的人根本没必要谈什么饮食健康,所谓福祸未知,生死难料,天知道何时还能看到第二天太阳?能吃多少随自己喜好吧。”

别看说的很随意,可在聊下这句看似随意的话后光头男倒也着实放下碗筷不在狂吃,其后静坐不语,沉默间,脸孔表情开始转变,由最初淡然逐渐变得阴沉,最后边抬头边朝钱学玲咬牙说道:“他吗的,那个叫江海滔的傻逼我看真是欠揍,如果这次他能活下来,那么我绝对会把那垃圾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咋听此言,可能有很多人搞不懂男人所言何意,但坐于对面的钱学玲确实颇有同感点了点头,就好像非常支持光头男言论一样。

原因?

原因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二人如今之所以置身于此正是拜那汪海滔所赐。

其实早在昨晚也就是和其他小组分开后,彭虎与钱学玲两人便按照地图坐标打车前往,继而赶至江海涛所住环阳小区,经过再三寻找,二人成功将被保护人所住地点锁定在5号楼4单元402室。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更新快!

由于最初打车加之后来寻找浪费些许时间,当锁定过目标精确位置时,时间已来到夜晚分,不否认寻找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危险,不过有一处细节变化倒是让彭虎和钱学玲顿觉匪夷所思,双双大感意外,那就是……

伴随着接连移动,待二人逐渐靠近,逐渐缩短与保护人之间距离时,地图车票发生变化。

不知何时,地图中除代表剧情人物的蓝色光点外,再次多了些东西,蓝点附近多出两枚绿色光点,同时地图中亦莫名冒出圆圈,一条以蓝色光点为中心而向外扩散至一定范围的红色圆圈。

如根据地图比例来看,红圈范围并不算大,实际也仅仅只是把整个小区连同周围部分街道容纳其中,形容倒是简单,可这突如起来的地图变化还是令二人一时不解双双疑惑,当然不解归不解,疑惑归疑惑,该做的事依旧要做,暂时放下此事,二人开始上楼,不消片刻就已双双抵达4号楼402门前。

确认门牌无误,彭虎自是不加迟疑当即敲门,不错,正地图所显示那样,这里确实为目标住所,汪海滔本人也同样置身家中,然而……

然而让彭虎和钱学玲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对方不给开门!

透过猫眼,房内,当江海滔看清到门外是两名陌生人后,青年竟干脆利落拒绝了二人进去要求。

其实这也算情有可原,毕竟当时天色太晚,加之门外两个人自己又不认识,二话不说直接开门反倒不正常,话是没错,但对于置身门外神色焦急的彭虎二人可就着实不算啥好事了,要求良久

,见对方死活不开,无奈之下,二人在低声私语了一番后做出了如实相告的决定,可,谁曾想,待告知江海滔即将有生命危险连同解释过二人来此意图后,换来的却是江海滔一阵嘲讽,透过房门径直朝彭虎撂下一句话:

“嘿嘿,信,我信!我当然相信我目前有危险,毕竟你这货长得就不像是好人,在我看来如果我把门打开了那才是真有生命危险了!少废话,赶紧滚,不然我可要报警了!”

面对如此结果,彭虎顿时大怒,恼火之余当场抬脚踹门,钱学玲虽想阻止,然奈何以她个人力气却根本拉不住健壮如牛的彭虎,如任凭事态继续发张,光头男倒有能力暴力破门强行闯入,只是,才刚刚踹了一脚,门内就已然传出一段声音:

“喂,110吗?我是环阳小区王海涛,对,对对对,我就是那个主播嗨士,原来警查哥们你也有看我直播啊,对了,我要报警,我家门外来了俩入室抢劫的凶犯,目前正在强行破门,救命啊!”

“草!”

眼见对方果断报警,又见警查即将达到,怀揣满腔怒意,不甘骂了一句,彭虎转身就跑,在无数次经验促使下就这样以最快速回身下楼,拉着钱学玲双双逃出居民小区,果然不出预料,数分钟后,二人刚一跑出小区大门,远处,一辆闪烁着红蓝灯光的警车便急匆匆驶进小区,毫无疑问,如果不是那时彭虎当机立断选择逃跑,二人十有八九会被警查堵至小区抓进警局!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了,就算对方报警彭虎也没必要跑吧?毕竟他本人未曾犯法,仅仅只是站在门外踢了几下房门而已,无凭无据之下警查也不太可能直接抓人吧?

怎么说呢,道理诚然没错,逻辑同样通顺,然遗憾的是以上道理适用于钱学玲,适用旁人,甚至适用于绝大多数人,但却唯独不适用于彭虎!

至于原因?

答案不言而喻,至少彭虎自己很有自知之明。

先不提别,就单凭他那张凶狠且一看就不像好人的脸,警查一旦看到他,别说抓他了甚至都可能掏枪!这点彭虎本人可是可是曾实打实经历过,为防止关键时刻被抓而导致保护任务失败,男人也只能满怀不甘暂时撤离,离开小区,然后和钱学玲一起去距离环阳小区最近一家招待所住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早两人才再次匆匆回返,有了昨晚经历,这次两人倒没有像昨晚那样直接赶往江海涛住所,而是一条紧靠小区的街道种优先吃起早餐,顺便商讨下接下来如何应对。

话归正题,摊位前,待咒骂完那不知死活的王海涛后,加之越想越不爽,光头男逐渐失去吃饭兴致,摸了摸浓密胡渣,招来老板,随手丢下一张百元大钞,告诉对方不用找钱,而后起身就走,在老板的连连道谢中和钱学玲一起径直赶往隔壁小区。

………

时间,8点53分。

环阳小区位于秋叶市西南端,由于较为靠近市中繁华地段之故,楼房可谓价格不菲,诚然这里只能算一处中档居民小区,实则房价仍比同类型住宅贵出数倍,没个上百万很难拿下,可想而知,能够在这里买得起房者基本当得上有钱人称号,而汪海滔亦恰恰是其中之一。

靠着近几年当主播所赚金钱,青年在环阳小区买了套房子。

说到这里或许会有人疑惑乃至不太相信,比如仅仅只干几年主播就能轻松赚一套高价房子的钱,这可能吗?首先要明白,哪怕是收入可观的工薪阶层,想要赚够一百万都需每天辛苦工作近20年才能勉强凑出,可事实上呢?事实就是如此匪夷所思,江海滔还当真仅凭短短5年就赚到了数百万金钱,近期身价更是直逼千万大关,原因简单至极,原因是他并非普通主播,而是一名驰骋游戏界的大神级主播,提到汪海滔这个人名或许认识的人不多,但要是提到其主播昵称‘嗨士’的话,那么想必但凡游戏玩家都会或多或少听说过,汪海滔则恰恰是嗨士本人。

此时此刻,环阳小区5号楼4单元402室。

“啊,呼!”

窗外阳光明媚,窗内哈欠连天。

汪海滔醒了,且心情貌似不错。

虽说昨晚直播时被门外两名从未见过的神经病影响了些许心情,但总的来说并未影响直播正常进行。

打了个意犹未尽的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恍然回神,扫了眼窗外天空,汪海滔无比惬意大伸懒腰,然,不知为何,当回头看过墙壁时钟后,先是一愣,旋即如忽然想到什么般掀开被子跳下卧床,踩着拖鞋急匆匆跑至厕所洗脸刷牙,直到用极短时间做完一切,确认洗漱完成,青年才重返卧室开始穿戴,套了件工整西装,继而马不停蹄启动电脑。

(靠,差点就晚了!)

正如刚刚心中所想,汪海滔之所以如此焦急主要来自于个人职业,随着清醒起床看过日期,青年才猛然想起早前约定,数天前自己曾与粉丝约定今日上午为大伙儿进行一场游戏直播,好险,幸亏起床及时,万一错过时间,届时必然会引起粉丝不满。

游戏使人进步,娱乐让人丰收,这是汪海滔自担任游戏主播以来经常对自己所说的话,内中含义不言而喻,先不谈游戏如何使人进步,然而那娱乐让人丰收却实打实体现在了汪海滔自己身上,对于寻常人来说玩游戏或许不算重要大事,可对于汪海滔来说却极其重要,毕竟一场直播下来运气好他很有可能赚个几万块,就算运气差赚个万儿八千亦是轻而易举,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按照之前约定及时登录直播平台。

不过,电脑启动过程中,那突兀叫起的肚子却令他再次意识到某个新问题。

肚子饿了。

由于起床较晚,自己没来得及吃早餐,而直播则马上就要开始……

(好吧,老规矩。)

想到这里,青年有所动作,趁电脑启动之际快速摸出手

机,拨打给快餐店,最后定了份披萨。

如同以往那样,启动完电脑,汪海滔戴了副黑框眼镜,随即因佩戴眼镜而愈显文质彬彬的他便在一串干脆利落的键盘敲击中登陆直播平台,进入个人直播间,同时麦克风与摄像头亦先后开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以上设备都开启的那一刻,屏幕前,原本满脸不爽神情烦躁的汪海滔就这样闪电般转换了表情,瞬间就转变为一幅微笑模样,其变脸速度之快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言归正传,扫了眼直播间那潮水般接连不断的粉丝进房信息,汪海滔笑意更浓,抬手朝着摄像头挥手招呼道:“哈喽,亲爱的观众粉丝们大家好!我就是你们万众瞩目的嗨士!我来了,欢迎大家观看本次游戏直播解说!”

果然,见汪海滔那文质彬彬的脸出现于屏幕后,一时间,直播间沸腾了,各种弹幕信息瞬间如同潮水般沿显示屏大波袭来:

哇!大神啊,你终于出来了啊!

还行,看来老嗨你还没忘记三天前和大伙儿的约定。

逍遥哥哥哟打赏您666元现金红包!

毛片之神赠送您3颗价值50元糖球!

宇智波狗蛋赠送您1朵价值100元紫罗兰!

卡吧死机赠送您3顶价值20元绿色原谅帽!

菠菜大侠赠送您……

维持着爽朗笑容,注视着弹幕信息,虽说内心极不情愿大白天饿着肚子进行直播,然在看到那满屏打赏信息后,青年还是忍不住喜上眉梢,继而用那一惯幽默的夸张语气继续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忘记和大伙儿的约定呢?谢谢诸位大佬打赏!好了,言归正传,今天咱们暂时不玩王者荣耀了,而是即将开始一场极为刺激的吃鸡大战!”

说罢,为了能尽快在游戏里大秀个人技术,早已准备好随后如何表演的汪海滔当即展开操作,移动鼠标想要把直播间暂时最小化从而方便打开绝地求生游戏图标,然,就在这一刻,同时也就在摄像头后那无数粉丝观众的目光注视中,他们清晰看到一幕意外变化。

通过直播画面,众人发现……

镜头前,原本一脸笑意似乎也正打算启动游戏的嗨士瞬间失去笑容,笑容在顷刻间消失无踪。

然后,表情继续转变,发展至末尾甚至已明显露出一丝恐惧!

那是因为……

刚刚,正当汪海滔控制鼠标即将点击窗口最小化的那一刻,屏幕弹出了信息,一串文字信息。

毫无征兆猛然弹出了一行远比其他所有弹幕皆要巨大无数倍的文字信息!

是的,弹幕字体之大不单占据了大半屏幕,其字体颜色亦如血一样的鲜红鲜红红,唯独信息内容很是简单,仅仅只有一句话:

汪海滔,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

注视着弹幕文字,暂且不谈汪海滔反应如何,实际上仍有一处细节是那些正观看直播的粉丝所未曾察觉。

其实,刚刚那串巨大弹幕,除汪海滔本人外,其余任何观众皆无法看到!

血色文字就这样以仅有主播本人能看到的诡异方式赤裸裸展现于屏幕,至于弹幕发送者是谁?

恍惚间,盯着这行既大又红的弹幕缓缓划过屏幕,汪海滔愣住了,笑容消失了,于此同某个满含惧意的念头亦紧随其后浮现脑海:

直播间弹幕绝对不可能出现如此庞大字体!

不可能,绝不可能!!!

如果说不了解直播的或许不清楚,可身为一名知名主播,汪海滔自然清楚内中设置,在其个人印象中无论是哪家直播平台其弹幕字体都不可能过于庞大,顶天也就数厘米大小,既然如此,刚刚那串信息是怎么回事?谁发的?又是如何发出来的?且更为诡异的是……

直播间正频频滚动着粉丝所发弹幕,几乎所有弹幕都在问自己为何突然愣住为何面露惧色。

似乎,似乎刚刚如此明显的巨大文字旁人看不到?似乎除自己以外任何人都看不到?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脏跳动加速,慌张逐渐涌现,恐慌下,汪海滔忽略了粉丝观众,反而在不经意间想起一件事。

记得某个晚上,自己在直播结束时无意中所发现一条奇怪信息。

三天前,夜晚,在做完一场游戏直播后,正欲退出平台的他看到一段信息,印象中似乎是一个昵称为‘死亡’的ID所发信息,信息内容为:

汪海滔,你的死期将近,10天内我会来取你性命!

喷子,绝对是脑残喷子。

如上所讲,看到信息,一开始他确实将留言信息当成了网络喷子的发泄咒骂,最初未曾理会,直到……

直到目睹那不可能出现的庞大文字弹幕,直到整个人骇然心惊,慢慢的,他情不自禁联想到某个ID,也就是那名为‘死亡’的古怪昵称,貌似这两条信息都曾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事情并未结束,如果说刚刚他回忆起了早先信息,那么,随着脑海思绪频频转移,随着心中不安逐渐升级,不多久,青年脑海亦不由自主回想起昨晚,想到昨晚曾仓皇抵达狂敲其门的一对陌生男女,尤其是那满脸凶相的光头男似乎昨晚还曾对自己说过这么一段话:

“你叫汪海滔是吧?你现在有生命危险,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是来保护你的,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当时的他自然不想相信两名陌生人胡言乱语,更何况其中那男的还长着幅凶恶嘴脸,结果毋庸置疑,他拒绝了开门,拒绝了保护,没有让对方进家反倒闪电报警吓跑对方,但,此刻,回想起早先死亡留言,又联想到刚刚那不可能出现的巨大死亡通知,不知为何,这一刻,汪海滔开始颤抖,情不自禁打起哆嗦,同时内心深处亦对昨晚赶走二人涌现出一丝莫名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