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s在哪里可以下载

“不好!”

那边的血伞女鬼感受到火焰带来的炙热气息,惊的红发‘呼啦啦’的飘动起来,她反应极快的伸手一划拉,嗤啦!血伞就被张开了,但已经来不及催动伞面变大了。

女鬼用血伞挡在面前,而此刻,银白火焰已经到位!

“轰!”

爆炸般的声响,就听到血伞女鬼惨叫着被轰飞了出去,身在半空,她的红发有一大半变为灰烬,同时,半拉鬼躯燃起烈火,那是红伞挡不到的地方。

凄惨的鬼叫声震的人耳膜生疼。

“五蛋,我们走!”

半空中的女鬼挥动衣袖扑打着火焰,阴风震动,竟然扑灭了大半。

“娘!”

五蛋急急的滑行过去,落地的血伞女鬼栾秀儿半边鬼躯变成了漆黑之色,她一把抱起儿子,阴风大作,向后就滑行出去,转眼间就冲了出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逃啊!”

一众鬼物大惊失色,喊叫起来,纷纷逃走。

清丽少女桃腮杏脸着木耳裙美照

宁鱼茹却站在那里,并没有追赶。

我能看到,她正身躯颤栗的艰难呼吸着。

恍然,方才那一道火焰法术,虽然看着凶猛绝伦的,但也消耗了宁鱼茹不少的精力,所以,她没有余力追击遁逃的鬼怪了。

这样对比一番,我就晓得了,阴山阁莫十道的能力,远远的超过了宁鱼茹。

这也正常,毕竟,莫十道那时候的岁数比宁鱼茹大了数十岁也不止,还出身于神秘莫测的门派,还是什么劳什子的大傀儡师。

所以,莫十道收服栾秀儿信手拈来的毫不费劲,而宁鱼茹对上女鬼,明显吃力了许多,但还是能占据上风,这实力对比,立马就呈现了出来。

莫十道那样的才是超级高手。

不过,只要宁鱼茹能打跑血伞女鬼,那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不管怎么说,我们四人都安全了不是?

“恩人威武!”

孟一霜不长记性的喊了一声,极尽拍马之能事。

或者说,擅长讨人稀罕?

这次,宁鱼茹并没有喝止,看来,她也不是完全的排斥奉承。

虚荣心嘛,谁都有,正常。

直到所有的鬼怪都逃走了,背对着我们站着的宁鱼茹才摇晃一下,下一刻,就坐在了台子上。

“恩人,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孟一霜着急的问着。

“聒噪,闭嘴。”

宁鱼茹到底是呵斥了一声,孟一霜再度闭上了嘴巴,大眼睛眨巴着,很是受气的模样。

宁鱼茹没管我们,自顾自的盘腿打坐,应该是闭上眼运功调息。

此地的绿光鬼火接连幻灭,很快就陷入黑暗之中。

孟一霜绝对是看不见什么了,但我能够夜视,还是看的清楚。

只见盘坐在那儿的宁鱼茹有了新的动作,她反手从包裹中掏出个玉净瓶,打开塞子,倒出粒黄豆大小的丹丸,吞入口中,收好玉净瓶后,再度闭目运功。

我们只能静静的等待,感觉时间无比的缓慢。

某刻,叮的一声响,我的脑海中闪现了血红色的数字来,96!

代表着九十六个小时。

生命倒计时并没有停止,我的寿数只剩下四整天了。

血色数字闪耀了几下,崩散无踪,我的心都沉重到难以透气了。

生命只剩四天了,这搁谁身上,都会感觉不甘心吧?

明明此地那么多的鬼物,我却只能伤到它们,甚至,使用短剑和令牌,能够灭了它们,但如何控制住再送到63号墓铃的口中,那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啊!

“该死的墓铃,当初为何不交代一下这方面呢?光说让我控制了恶鬼送给它吞噬,具体用何种法术去控制‘恶鬼食材’却不传授,这不是耍人玩儿呢吗?”

心头怨念翻滚不休。

不知道又等待了多久,就听到宁鱼茹长出一口气,我看的清晰,她张口吐出了血水。

原来,她真的受伤了。

看似压倒性的优势,其实不然,她毕竟年轻,遇到这样凶悍的猛鬼,人家还有血伞法具,真就不是好对付的。

宁鱼茹站了起来,转过身来。

我看到她额头中心位置用朱砂画着个诡异的符文,弯弯曲曲的,看起来很是神秘,似乎,这符文让宁鱼茹拥有了夜视能力。

她走到我身边,和我对视了一眼,脸庞冰寒没有表情,但手中多了把小刀子,划动之间,捆绑住我的绳索就断了。

做完这事儿,她行到孟一霜身前,如法炮制。

我赶忙将绳索解开,伸手将嘴巴中的破布掏出来扔掉,狠狠的呼吸几口气,然后,趁着黑暗,快速的将放置在一旁的剑匣和游巡令牌收到防弹衣內襟口袋之中。

等我完成这些,那边,宁鱼茹已经将昏迷着的大虎和徐浮龙放倒在地了。

而孟一霜手中多出个手电筒,正是宁鱼茹递给她的,她正照着两个昏迷的人呢,什么话都不说,宁鱼茹让她做啥就做啥,十足的乖宝宝。

试验了几次,发现宁鱼茹真的不喜欢听别人讲废话,孟一霜立马改变了策略,果然是个玲珑心女孩。

我几步走过去,低声对宁鱼茹说:“宁师傅,大恩不言谢。”

宁鱼茹抬头看了看我,笑了一分,淡然的说:“姜先生言重了,我收了的钱,自然要保的命。什么恩不恩的?咱们还是明算账比较好。”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没法接话了,心中直骂:“高人软硬不吃的,真难伺候。”

奈何人家刚救了咱的命,只能将怨念憋着了,好悬给我憋出内伤来!

抬眼就看到孟一霜戏谑的看着我,欣赏着我吃瘪的模样。

我用手点了点孟一霜。

她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转头不理我了。

“这死丫头。”暗骂声,其实心头轻松多了,有宁鱼茹在身边,安全感蹭蹭的暴涨啊。

“这两人鬼气入体,我来将他们弄醒。”

宁鱼茹检查一番大虎和徐浮龙,口中轻声嘀咕着,然后,并指如飞的对着两人点了数下。

他们的堵嘴布早就被弄掉了,这般一点,齐齐的透出长气来,数秒后,睫毛震动,都睁开了眼睛。

“龙哥,虎哥,们醒了?是这位姑娘救了我们。”

孟一霜忙上前,扶起大虎,却没去扶徐浮龙,然后,借着手电筒的光,指了一指宁鱼茹。

徐浮龙很是惊喜的看向孟一霜,显然是因为孟一霜没死而感到欣喜,但随即就不满的看了看被孟一霜扶坐起来的大虎,只能自己咬着牙半坐起来,对着宁鱼茹弯了身子,口中说:“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我是徐浮龙。”

“大虎谢过姑娘救命之恩。”大虎跟着道谢。

“们不用谢我,我是姜度花钱请来的人。找寻他的同时,顺道将们救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真要感谢,们去谢姜度好了。”

宁鱼茹油盐不进的摆了摆手,这样说。

“真是又臭又硬啊!”

心中骂了她几句,我急忙笑着接话:“这是哪里的话?宁师傅慈悲心肠,哪是金钱能衡量的?救人的功绩我可不敢生受,咱们,丁是丁卯是卯才好。”

宁鱼茹看了我一眼,点点头,不再吱声。

几个伙伴面面相觑的,都有些了解宁鱼茹的高冷做派了,也就不再多言,免得自讨没趣。

我趁着这机会,将宁鱼茹的来历为大家伙介绍了一番。

一听宁鱼茹是阴阳大师的衣钵传人,几个人的眼神愈发敬重起来。

大虎和徐浮龙对孟一霜死里逃生的回归表示开心,孟一霜很受感动,连连谢着。

“宁师傅,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我沉吟一下,问出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