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man富二代抖音app

从楼上走下来的少女约莫十五六岁,身穿水绿色的罗裙,怀抱琵琵微低着首,直至行完最后一级楼梯,这才微抬起头来,晓是徐晋两世为人,阅女无数,见到这名少女的容貌亦禁不住微恍神。

红颜祸水,徐晋觉得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这名少女。虽然才十五六岁的年纪,但已经初具倾城之恣,加以时日绝对盖过萧玉雪。

此女抱着琵琵行到评席前福了一礼道:“小女子见过世子殿下,见过诸位大人。”

这次竟然连板着脸的许逵也放缓了神色,李士实捋须微笑点头,实在是这小姑娘的笑容太有感染力了,恐怕就算是冰块都会被融化在她春风般的笑容之下。

“翠翘见过诸位公子!”这名少女又转过身来,对着众考生福了一礼。

一众考生都露出惊艳之色,徐晋亦不例外,都说距离产生美,因为太近了,细微的瑕疵也会暴露出来,从而影响了美感。

然而,眼前这名少女却是例外,在她那张精致的脸上你找不到任何瑕疵,越看越美,那双眼睛像会说话一般,整个人的气质清纯中带着几分妩媚。

如果让徐晋打分,此女能打到9分以上,假如以后不长歪,恐怕能到95分,这是徐晋来到大明朝见过最漂亮的一个女子,费如意和此女相比也逊色了些许。

萧玉雪见到众人的反应,眸中闪过一抹妒意,虽然她现在还是秦淮秀春楼的头牌,但已经年近二十了,而王翠翘是秀春楼中的后起之秀,重点培养的花魁接班人,以后取代她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正因为如此,这次秀春楼的主事才特意让王翠翘在文会上露面刷名气,为日后接班花魁做准备。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秀春楼自今年年初就组织了“沿江巡演”,花船从南京启程,沿着长江一路招摇而上,沿岸繁华的州府都到访了,南昌作为江西的省治所在,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恰巧这时南昌府和广信府考生的文比闹得沸沸扬扬的,吸引了城目光的关注,秀春楼的主事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主动上门找到宁王世子,于是便有了今天的文会歌舞表演。

精致容颜吊带裙女生沁人心脾写真

这时,那王翠翘在众人的注目下碎步行到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双膝并拢,怀抱琵琶往膝上一搁,左手按琴萼,右手纤指抚弦,姿势优美,光是摆了个造型就让人赏心悦目。

铮……

随着一声如裂帛的炸响,表演正式开始,萧玉雪随即舞动起来,高挑曼妙的身姿,翩若惊鸿影。

琵琶声一开始还比较舒缓的,渐渐地越来越急,音调不断地飙高,仿如急风骤雨。

正是: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随着琵琶声越拨越高,萧玉雪也舞得越急了,水袖飞舞,裙裾扬起,露出裙下两条纤长雪白的,春光无限!

琵琶音一波接一波地上攀,本以为已经高无可高了,偏偏再次奇峰突起,本以为会再次拔高,却猛然坠下来沉入低谷,让人如痴如醉。

曲终,萧玉雪侧卧于地,宛如一只美丽的白天鹅,而王翠翘含笑怀抱琵琶,仿佛一直都是这个姿势没动过,大家的耳中还回响着铮铮的琵琶声,这大概就是余音绕梁不绝吧。

现场足足静了好几秒,这才爆发出如雷般的喝彩声,徐晋也才反应过来,始发现,原来单一的乐器竟也有如此震撼的感染力,而萧玉雪的舞技亦是相当了得,果然能坐上花魁宝座并不简单,至少人家这功底是过硬的,不像现在的女明星,要演技没演技,要唱功没唱功,就靠着脸蛋和炒作。

萧玉雪香汗淋漓地站起来,旁边的王翠翘也站了起来,与前者并排着向四周盈盈下拜。

“好,精彩绝伦!”一众书生都兴奋得几乎拍烂手掌,唐伯虎那老票客更是旁若无人地高吟起艳词小调来。

宁王世子拍着手掌赞道:“萧大家舞跳得极好,翠翘姑娘琵琶弹得极妙,请到这边来,两府文比马上开始。”

萧玉雪和王翠翘盈盈福了一礼,行至评判席后的座位坐下,两府的考生见到两名姑娘妙目扫来,一个个都状态亢奋,战意高昂地望向对方阵形。

南昌府的府试案首袁城首先越众而出,道:“今天要比的是诗词和书法,咱们先比书法如何?”说完挑衅地望着徐晋。

之前在藤王阁前,广信府这边提出要比对子,袁城当时是想应战的,尽管被豫章书院的李浙拦下了,但还是憋着一股劲,所以这时便急不可耐地跳出挑战徐晋。

“自无不可,袁案首想怎么比?”徐晋淡定地道。

书法笔力靠的是长时间的苦练沉浸,徐晋两世为人,在书法上沉浸的时间绝对要比才二十几岁的袁城要长,所以比书法他半点也不惧。

袁城显然也是这种心理,在他眼中徐晋才刚成年,而自己已经二十三了,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讲:老子吃的盐都要比这小子吃的米多!

“我们双方各选五人,各自以擅长的字体写字一幅,然后两两比拼,由五位评判共同评出高下,五胜三的一方为赢,如何?”

袁城提出的比斗方式,说白了就是各选五人配对p,五局三胜。这方法看似公平,但正如著名的田忌赛马,涉及到出场顺序的问题。

徐晋虽然是广信府的案首,但在场还是以大师兄为首,于是目光征询地望向卫阳,后者沉吟了一下,点头表示同意。

袁城见状傲然道:“既然你们一方同意了,徐案首可敢以本人为对手?”

徐晋淡然地道:“如你所愿!”

于是乎,双方各再选出了四人,并且各自择了对手。

广信府这边另外四人分别是卫阳、王大灿、蒋方捷、费懋贤。

话说王大灿在府试的排名虽然靠后,但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却是极好,所以被推选了出来。

而蒋方捷的书水平也不低,尽管这货曾经跪舔宁王世子,但到底是广信府的一员,再加上今天提学大宗师许逵也在场,他自然是想有所表现,所以倒也不用担心他故意放水。

文房四宝都是现成的,徐晋行到案前并没有急着动笔,而是淡定磨墨酝酿情绪,同时琢磨着该选哪种字体。

两府出场的十名书生,以徐晋的年龄最小,再加上那沉稳从容的气质,长得也唇红齿白,显得尤其突出,花魁萧玉雪和王翠翘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宁王世子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妒恨,先让你小子得意几天,待院试结果出来,看本世子怎么羞辱你。

评判席上白发苍苍的李士实,这时却神色疑惑地盯着徐晋仔细打量,眼神惊疑不定。

李士实,表字若虚,精通风水学,在相术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此时只觉徐晋的面相十分古怪,只是以他的水平却又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徐晋正低眉垂目酝酿情绪,倒是没留意直勾勾地打量他的李士实,否则肯定头皮发麻。

徐晋磨完墨,提笔醮了醮墨水,双脚不丁不八地站在案前,按照大舅子传授的吐纳方法调匀了呼吸。

这才提笔开动: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徐晋写的正是唐寅的《桃花庵歌》,选用的也是唐寅的字体,前世徐晋便专门临摹过唐寅的所有书法作品,已得七八分神蕴。

这次徐晋选用唐寅的字体,无非是想取个巧,因为这老票客今天是评判之一,以他恃才傲物的性格,别人临摹他的字体肯定会洋洋自得,给个高分是肯定的。

而且唐寅的字体,点画温润妍雅,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超逸的书卷之气,如高雅之士闲庭信步于阆苑林木之间,耐人寻味,在后世的评价极高。

所以徐晋估计其他四位评判,无论是看字的水平,还是碍于唐伯虎的情面,给分应该也不会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