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观看免费下载幸福宝

爹爹,有一天你会亲自带人来杀月儿吗?”

小可爱昔日的问话犹如惊雷一般从柳大少的脑海之中炸裂开来。

柳明志慵懒的姿势陡然变得有些肃穆起来,顷刻间坐在椅子上的姿势挺得笔直。

对面的柳颖凤目一愣,怔怔的望着柳大少,此时此刻柳颖望着眼前的柳大少不再是那个有些无赖的年轻人,而是一把不带剑鞘的利刃。

随时散发着森冷寒芒,让柳颖感觉到一种不可亵玩,触之必亡的感觉!

这种气势纵然是自己的夫君,虎贲军大将军云冲她都没有感受到过。

柳颖怔怔的呢喃道:“这是一把杀气凛凛的利刃!”

柳大少身上的气势陡然又松懈了下去,慵懒的倚靠在椅子上。

“姑姑,这个消息你是从何处得知的?”

“要知道将来北出何人挂帅只有陛下能够决定,现在北出的事情尚未盖棺定论,会由何人怪帅未免言之过早。”

柳颖回过神来,诧异的望着对面的柳大少,侄子的气势已经到了可以收放自如的地步了吗?

才三十岁就做到了喜怒哀乐不言于表的地步,柳颖此刻此明悟过来。

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

原来大哥柳之安以及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这个侄儿。

侄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柳颖此刻的心底有种很迷茫的感觉。

大哥的话不由自主的浮现心头,柳颖心底暗道了一语,难道命运真的是天注定的吗?

轻轻地嘘了一口气,柳颖美目静静地望着柳大少樱唇轻启。

“虎有虎道,鼠有鼠路。”

“姐姐既然敢说这句话,肯定有自己的门路!”

“姐姐就是想问问你,将来若是真的会是你挂帅出征,你会如何处之?”

柳明志沉默了片刻,眼神纠结的望着柳颖。

“姑姑,月儿昔年曾经问过我一句话?”

“什么话?”

“月儿问,爹爹,有一天你会不会亲自带着大军来金国杀月儿!”

“你是如何回答的?”

“不会!”

柳颖眉梢一凝:“所以,陛下若是指定你挂帅北出,你的意思是?”

柳大少微微耸了耸肩膀:“我也我可能会拒绝吧!”

“抗旨不遵?”

“呵呵……姑姑,志儿的过往你还不清楚吗?志儿抗旨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姐姐当然知道!”

“只是小明明你真的能抵抗住名垂千古的诱惑吗?”

“你若是能带领大龙将士北出一统天下,你就会在史书之上留下丰厚的一笔!”

“会像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冠军侯霍去病,五虎上将军,开国将领张百战他们一样永垂不朽。”

“只要大龙不亡,后世子孙,百代,千代都会以你为荣,赞颂你的北征事迹。”

“纵然大龙亡了,你一样会成为后世之人为之敬仰的楷模。”

“人生在世,难离功名利禄四个字。”

“姐姐不相信,你会丝毫的不动心。”

柳明志沉默了下来,小半天过后柳大少的眼眸半张着望着柳颖。

“不心动!”

“志儿害怕我与月儿有朝一日兵戎相见,就像老头子昔日说的那样,我与月儿谁伤了谁,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相比于天下一统,志儿会更加在意家人的安危。”

“这几个孩子里面,我最愧疚的便是月儿这孩子!”

“月儿的降生是一个错误,可是月儿既然已经降生了,志儿就算拼尽一切也不会让她受到丝毫伤害!”

柳颖脸色有些动容的望着柳大少:“仅仅因为落月是你的女儿?要知道她还是金国的公主,你们父女的身份除了少数人没有人知道!”

柳大少毅然决然的点点头:“没错,就是因为月儿是我的女儿,仅此而已!”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小溪这边的安危确定下来,志儿便打算亲身奔赴山海关跟婉言谈判!”

“在志儿可以接受的代价之内,换取月儿不会参加三国打仗此事!”

柳颖幽幽的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怪异的望着柳大少:“志儿,要知道以北出的功绩,你定国公的身份足可以封为一字王!”

“大龙已经百年没有封赏过一字并肩王的爵位了。”

“你就不想为柳家留下点福荫子孙的东西?”

“那可是异姓王!”

“你就真的一点不在乎?”

柳大少提起茶壶给柳颖斟满茶水,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

“王爷?”

“昔年志儿出使金国的时候,金国爆发内乱,四王夺位的事情姑姑应该还记得吧?”

柳颖微微颔首:“姐姐当然记得,正是因为这件事才奠定了你白衣儒帅的名头,也可为除了科举之外的另一种一举成名天下知。”

“毕竟以七万大军平定四十万叛军的叛乱,想不成名也不可能!”

“虽说里面有太多的巧合掺杂其中才使你成功平叛,可是没有人会在乎这些,他们只知道小明明你以七万对敌四十万而且大获全胜!”

“这个世道,真相如何总是黑白难辨的!”

“那么姑姑是不是还记得志儿江南剿灭白莲教的事情?”

“记得,淮南王李玉刚是白莲教里面牵扯出来的最大的一条鱼!”

“只是为了皇室的颜面,先帝将此事压了下来!”

“你三叔的事情也被你压了下来,你爹都毫不隐瞒的告诉了姐姐!”

“那么姑姑更不会忘记志儿出征西域的事情吧!”

“当然不会!”

“你定国公的爵位便是因为西域三十八国的战功得到的,这些跟姐姐跟你说的异姓王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

“怎么着?想在姐姐这里炫耀一下你过往的辉煌战绩?”

柳明志伸展了一下身体,斜斜的瞄了一眼柳颖。

“志儿还没有那么无聊。”

“志儿说这些只是想告诉姑姑一件事情。”

“异姓王乃是外臣的房顶,人人向往之。”

柳大少说着说着竖起小拇指向下比划了几下。

“可是在志儿这里,王爷就是这个!”

“金国四位藩王,大龙郡王李玉刚,蜀王李白羽,细数下来已经有六位王爷栽倒在了志儿的手里!”

“李云龙虽然现在还活的很滋润,不久的将来如何就不好说了。”

“西域三十八国虽然没有望着折戟志儿之手,可是在西域三十八国之中,三十八国的国君是谁,全在志儿的一念之间。”

“我说谁是国王,谁便是国王,我说谁是阶下囚,谁便是阶下囚。”

“在西域,志儿数十万大军在手,谁是一国之主,那得志儿说的算!”

“姑姑,志儿如今虽然仅仅只是定国公,那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异姓王,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说不重要吧,志儿确实有那个想法,说重要吧,跟我妻儿老小一比,却又只是浮云!”

“只要将来儿女安然无恙,没有王位就没有王位吧!”

柳颖静静地望着又有了些纨绔气息的柳大少。

“你就算跟金女皇打成谈判,落月不会掺和此事!”

“可是金国,突厥战败之后,月儿跟金女皇成了阶下囚。”

“陛下为了以防万一发生变故,将落月她们斩首示众,永绝后患怎么办?”

“月儿是我女儿的消息再过不久将不会是什么秘密,志儿会去求情,保住她们母女俩的性命。”

“跟陛下以项上人头立下军令状,一旦将来她们母女俩兴风作浪,志儿的项上首级陛下随时可以拿去!”

“这只是你认为的,陛下若是执意要杀呢?”

“万一,非但要杀她们,你柳家一门老小孩会受到牵连该怎么办?”

柳大少神色一僵,望着柳颖带着真切关怀之意的美目站了起来围着桌案踱步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大少提起茶壶仰头长灌了起来。

“嗝……..”

柳大少打了个嗝,随意的擦拭了一下嘴角流下的水迹。

“若是真的这样的话!”

“这天下之主换一个人坐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李柏鸿就挺合适,皇长子李晔也挺合适。”

柳颖俏脸一凝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认真的?”

柳大少微微斜视了柳颖一眼。

“西域三十八国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我觉得挺典型啊!”

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