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app下载方法

砍竹子组回到庄里听说妇女编一个篮子能卖八毛钱,简直不敢相信啊,自己辛辛苦苦砍一天竹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啊,一个个都有点懵了。

尤其是一些一直反对觉着妇女们搞啥竹编队是瞎胡闹,代表人韩卫安完傻了,一天卖了二十多块钱,开始还不信问谁都说真的,队长会计这边都商量着是不是搞个竹编小组了。

韩卫安傻眼了,嘴里念叨着真卖了二十多块,韩卫军这个毛竹小组的组长经过上次一天卖三个竹筐的打击坚决认为搞竹编没前途,说瞎胡闹啊。

这下傻了,回家咋面对媳妇啊,韩卫军脸红的不成了,总归要回家的,李秋菊这会可没心思想着韩卫军这些天咋的不支持,正纠结呢,单干带着妇女们绕开男人们,还是和男人一起干。

李栋早回家了,总算松了一口气,没搞砸了,要不真要去砍毛竹,现在好了,卖了二十多块就算以后少点,这也算成功了。李栋竹编技术指导员那也功劳大大的。

砍毛竹那是不可能再砍了,自己是技术员啊,回到家里优哉游哉靠坐座椅上,本想听一会收音机水壶响了,忙站起来灌水。

“栋哥,你太牛了。”

正装开水呢,韩卫朝几个来了,一个个兴奋猴子似得。

“太厉害了竹篮子竟然真的卖那么多钱。”

“俺开始还以为卖不掉呢。”韩卫东那啥不太好意思。

“这话咋说的。”

李栋心说,这年月的细致的打磨篮子提手本来就不多,再说了编制密实度极高,好看好用卖不掉才怪呢。

甜妞Taboo娇羞迷人

“喝水。”

水壶开水冲泡了几杯热茶,李栋坐下来。“刚好你们来了,这次咱们收的货卖了百来块钱,扣除成本,你们一人五块。”

“卫国上次你还欠一块五,这是三块五。”

“卫朝你要一双劳保鞋,我给你带了,三块五一双,还剩一块五。”

韩卫东这小子倒是节省,啥都没买李栋把五块钱递给韩卫东。“接下来,我们还要多收一些柿饼子。”

虽说这年月副食品少有涨价这个说道,可元旦和年底农贸市场活跃啊。

城里不少人会到农贸市场购买一些农产品,那时候政府也不会管睁一眼闭一眼,到时候收购一批赚头还是不小的。

“你放心吧,俺们已经联系了其他几个生产大队的同学帮着打听了。”

零散收货需要认识人多,当然这里边容易出问题,李栋告诫几人小心点。

“栋哥,俺们想问问,竹编俺们能学吗?”

“你们要学这个?”

李栋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还以为第一波找来的是妇女同志,没想到是他们三个。

“行啊,回头你们都来学。”李栋心说韩卫国几个都年轻脑子活学着不难,要是韩卫军他们想想就打哆嗦。

“回头让他们三跟秋菊嫂子先学着。”

李秋菊这边聚集了不少人,妇女竹编队的成员,大家都在正商量接下来咋办。

没经验的,一下赚这么多钱,这以后咋办,干肯定继续干,可咋算啊,生产队开始可没咋支持。

尤其是单干,还是带着男人们一起干,竹篮子用的竹子都是细竹,妇女们自己也能砍,要不要男人都一样。

“秋菊嫂子,俺觉着单干好了,那些男人光是风凉话。”

“对对对,单干,妇女也能顶半边天。”

“俺看还是商量商量,要不请春花婶子她们过来一起商量一下。”有人赞成妇女单干,有人有些犹豫想要拉着男人进来。

这边还没讨论出来结果呢,庄子里其他妇女却找来了,大家想要加入到妇女竹编队里。

韩卫安媳妇第一个跑来的,本来她有希望成为第一批竹编队队员,可因为韩卫安阻拦没成。

“俺也要加入。”

“对对对,俺也要加入。”

好家伙队里妇女来了大半,一个个看着李秋菊,别的不说,光是卖了二十多块钱,还有下馆子给她们刺激就太大了。

啥时候妇女这么风光过进城还下馆子,不光光年轻妇女,一些上年纪都来了。

谁家不想多挣点钱,韩卫群他老娘都找着媳妇要加入妇女竹编队,好家伙一时间,妇女竹编队伍壮大快赶上砍竹队了。

“这下李栋真成了妇女队长了。”

这边闹的动静挺大,正开会的韩国红听着李春花过来说的妇女竹编队的情况笑着和韩国富说道。“国富,你看这事咋个章程?”

“俺瞅着人家秋菊打算单干。”韩国兵吧嗒一口旱烟甩甩手里洋火。

“啥,单干,这咋成啊?”

韩卫军一下站了起来,韩国富摆摆手。“坐下来,这事我和你国兵叔,国红叔商量了,秋菊她们编的竹篮子一般竹篮不一样,轻便小巧些妇女就能干。”

韩国富意思,男人继续砍竹子,女人组织竹编队,男女各顶半边天。

“分配和砍竹子一样。”

“多劳多得。”

这不是种地集体上工,肯定按着多劳多得来算。“你跟秋菊说,按着咱们砍毛竹一样,谁编制的竹篮卖钱分六成,二成归集体,二成归竹编队。”

现在省里正在呼吁改变劳动分配形式,多种分配形式结合,杜绝平均主义,提高劳动积极性。

李栋没参合这事,只是没想到晚饭还没做好,一群人跑了来,不光光嫂子李秋菊带着妇女竹编队来了,还有一群嫂子,婶子,这家伙新房子堂屋够大了可也坐不下这么些人啊。

咋弄,招呼都招呼不过来了,没等一会男人们也来了不少,李栋还当听收音机,一问一个个竟然也有心学竹编,这事闹的。“别,竹编小组的事情搁着明天起别问我了。”

李栋找好的理由写一篇长篇,字数待定,情节思考中,具体时间不详,李栋心说明天自己准备着去打猎呢。

这可是和高为民约好的,自己黑老鸹放老屋里到现在还没骑过呢。

咋的明天也要骑一圈啊,好家伙,李栋甩手不干了,这还了得了,韩国富,韩国红,韩国兵来了,不光光他们,李春花,何秀春毕兰花也来了。

不干不可不成,李栋被生产队直接认命了,竹编小组的小组长,李秋菊为副组长,这下李栋真成了妇女组长了,要知道竹编队现在囊括了庄里八成的妇女。

“叔,婶子,你们这是干啥啊。”

李栋真不想干了,最主要的韩卫军这群老爷们也参合进来了,学习竹编,开啥玩笑,这不是教张飞学绣花嘛。这家伙,张飞难不难受暂且不说,可教他的老师绝对难受。

李栋说啥不干,视死不从,可说啥,韩国富这几个队里干部也不动摇,实在上次竹编的事弄的心有余悸,李栋去卖就卖了,两块多钱,韩卫军去卖差点没卖出去要不是熟人买了三个,那就是零蛋。

妇女竹编队这边大家也明白,没有李栋挑头,这事成不了,好嘛,李栋一下就成了组长了。“叔,这个我真没时间,要不这样嫂子,你平时管着,有啥问题再来找我。”

“那成吧。”

李秋菊见韩国富点头,应了一声。

“造孽啊。”

李栋发现自己这是孽越造越大,本来砍竹子的事,只是个人的事情,不砍最多被韩国富教训一顿,现在好了,整个庄子妇女的事业压自己身上了。

还有一群莽爷们要教,想想李栋就哆嗦,韩卫军这些人干体力活,一个个都是好把式,可捏着竹篾那就不一定了,李栋脑海里想象张飞编竹篮子的画面不要太美好。

“唉。”

“我真是太难了。”

李栋觉着自己造了八辈子孽啊,咋整啊,还好秋菊嫂子说了,她先教着,不懂再来找李栋。“算了,算了,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呢。”

第二天早早起来的李栋做了肉夹馍熬了小米杂粮稀饭,别说搭配味道还真不懒。

“叔,小娟,上学了。”

院子外边韩小浩喊着,韩卫河撑着自行车摸摸手上手套,这是李栋送的说是帮着捎小娟的奖励,真暖和。

“小浩啊,你和卫河先走吧,一会我送小娟去上学。”

韩小浩嘀咕叔的自行车不是借人了嘛,不过李栋都说了,小浩只能跟着三叔先走了,小娟有些疑惑,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达达把自行车卖给了小姨。

“达达,一会你赶马车去公社吗?”

“不赶车,咱们骑车去。”李枫神秘兮兮带着小娟来到老屋掀开盖着的皮子,露出皮子下盖着黑老鸹。

黑老鸹弄过来好几天了,一直忙活竹编的事没功夫骑。

“新自行车?”

小娟惊呼,李栋笑笑。“这可不是自行车,这车自己会走。”

自己跑,小娟小脑袋有点迷惑,啥意思。

说话李栋把黑老鸹推了出来,好东西,第一次亮相。

“走,小娟上车。”出了院子,李栋对着小娟招了招手,小娟坐上后座。“抱紧了,一会可别摔着。”

说话,一蹬发动车子,突突声响起小娟吓了一哆嗦,李栋感觉腰一紧。“别怕,走咯。”

突突突,正在家里吃饭的五奶吓了一哆嗦,咋回事了,啥玩意。

“咋了?”

“啥声音。”

“啥东西啊?”

“咋的了?”

这早上,正吃饭的韩庄人被吓得一哆嗦有些咔了,有些呛了,还有上茅厕的差点吓跌到茅厕里,跑出来张口就骂。

“谁啊,缺德玩意。”

韩卫安一哆嗦,一条腿掉茅厕了,那家伙跳脚,臭的家里娃子离着远远的。

“咋回事?”

一庄子人没闹腾明白,出啥事情,突突突啥声音,而李栋这会已经骑着黑老鸹突突向着公社去了,韩卫河看着从身边过去李栋和小娟。

“三叔,李栋叔骑的啥好吓人啊。”

韩小浩傻眼了,突突声跑好快啊,韩卫河也懵逼了,这是啥,摩托车?

李栋和卫河打了个招呼,没停留,突突超过韩卫河,留下一脸震惊懵逼的叔侄俩。